911 让我懂了仁和勇

作者: 阅读:879 发布:2020-08-12

911 让我懂了仁和勇

九一一事发生十年了,图为一名工人站在重建的世贸遗址旁。(Getty Images)

再过几天,九一一就十周年了。作为纽约人,感到该说些什幺,起码把当时自己的所见记录下来。

,我在邮局当班开卡车,早上9点上班。向来把上班时间掐得很准的我8点58分踏进了邮局。一进门就感到气氛不对:平日这个时候 7点上班的各条邮路的同事大多已完成室内作业上路了,而今天竟全体都在。那台放在休息室的电视机被移到了工作大厅,大家围在那里,个个屏住呼吸神情紧张地盯着屏幕,厅内空气凝重,所有的人全成了蜡像。就在我一头雾水之际,大家都惊叫起来!─那是第二架波音767飞机撞入世贸中心南楼的那一刻:早上9点02分54秒。

我知道发生九一一的时间,比正在佛罗里达一所小学参观的美国总统布什早了21分钟。而16分钟前,另一架波音767已撞进世贸中心的北楼!由于被撞的部位低,后撞的南楼在燃烧了57分钟后先倒下,北楼则壮烈地支撑了1小时42分钟后从上到下坍塌。这两座110层、高521公尺、建于上世纪70年代、造价高达11亿美元、汇聚全世界1200多家公司企业、平均每天有5万人上班、15万人进出游览或办事的摩天大楼顷刻间塌成一堆废墟,并殃及周边23座高楼,其中5座被完全摧毁。

遇难人数机上157人、世贸中心2650人,其中包括343名消防队员、几十名警察和20多名因无法忍受高温而跳楼的死难者。大火烧了整整三个月,从废墟中仅救出20名幸存者。纽约遭受了人类和平时期最大一次的恐怖攻击,世界从此进入一无法太平的动荡时代!

下班回到家里,电视中不断重复的是双塔被撞、起火、倒塌的惨烈场面,在距双塔逾10哩的我家,关上窗门仍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焦臭味,窗外的天上还能看到被大火燎起的飘浮物随风散落。想到那些被无辜杀害的平民,想到此刻我闻到看到的可能就是被火化了的他们的身体,我再也受不了了!找来纸、拿起笔,我义愤填膺写下了两行大字、一红一黑,红的是“ teeth to teeth、blood to blood!!”( 以牙还牙、以血还血!! );黑的是“Kill them,before they kill us! ”(在他们干掉我们之前把他们统统干掉!!)。带上胶、走下楼,我把这一红一黑贴到了我汽车的前后保险杠上!

三天后的9月14日是周末,吃晚饭时突然萌发去现场看看的想法,太太立刻响应。匆匆收拾出发,1小时后乘到距世贸中心约2、3公里处交通就中止了,下车后我俩直对双塔原址的方向走去。路上行人稀少,路灯出奇的昏暗,有的地段全暗了。远远望去,路的尽头宛如炼狱,地上的烈火把天映成怪色、映成一种可怕的组合:顶端昏喑、大片的黑;中间鲜红、就像刚刚流出的血;底下贴近地面处成了已经凝成血块的红,蒙着灰、吐着焰;火光中腾飞的残渣碎片上下窜动,犹如鬼怪精灵、或挣扎呐喊着的灵魂。就这幺往前走着,很长一段路街上就我们俩人,气氛诡异、令人毛骨悚然。

马路两旁的墙上、门上、窗上、电线杆上到处贴满了寻人启事和照片,一张张鲜活的脸朝你看着、一双双看似活着的眼睛盯着并跟着你慢慢转动,想到他们一个个可能早已化为飘散在我们身边的灰烬,心中的恐惧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种莫大的悲悯和同情。就这幺走到离中心还有几百米处,一排警车封住了路口,不让往前了。问:“人都到哪里去了?”一名警察说:“去14街的Union Square(联合广场)看看吧!”,于是我俩又往回走。

联合广场人山人海,却肃穆宁静,见不到拳头挥舞、听不到狂吼乱叫,人们手持蜡烛围成一个个圈,烛光照着他们的脸,每个圈的中央总能看到有音乐工作者在拉琴奏乐,围着的人们则随着琴声低声唱着“天佑美国”(God Bless America),一遍又一遍、一遍又一遍、一遍又一遍…

广场四周拉着许多白布,有的很大,写着“不能以牙还牙,不能以血还血”、“他们的人民是无辜的”、“大爱无疆”等等。布上则布满了人们的留言和签字,我在一块写着“不能以牙还牙,不能以血还血”的白布上用中、英文大大地写下了“我好感动!叶震晓”。

我静静地观望着这里的一切,心中受到了巨大的震动,想到此处与那正熊熊烧着的人间地狱贴得那幺近,人们有一千一万个理由去仇、去恨,但他们选择了爱,纽约人在这里筑起了心灵的天堂,纽约人真了不起!

老实说,平日里我不太喜欢纽约,感到就像中国的上海,虽充满活力,但那是一种带有竞争和排斥意味的活力,自矜、冷漠、傲慢。

九一一让我看到了深处的纽约、真正的纽约人。在那段日子里,纽约人变了,人们在街上相遇,那怕擦肩闪过,相互间都会意味深长地流露出悲哀和关爱的眼神,仿佛说:“我们互相了解,请挺住!”。

从广场回到家已近深夜,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车库把那一红一黑的两条标语拿了下来,心里琢磨着:如果这样的攻击发生在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朝鲜、伊朗、利比亚…那会怎样?如发生在北京、上海、西安,天安门广场、人民广场、鼓楼广场又将是怎样的一番景象?…纽约人没上街游行抗议、没烧人家的国旗、没有任何歇斯底里的过激行为。纽约人没种吗?看看当燃烧着的那两幢大楼的楼梯间里,逃生的人群中没人因前面行动缓慢的是老人或妇女而把他(她)推开;当上百吨航空燃油跟着逃生的人群沿楼梯灌下时,成队争相冲进大楼用生命同灾难对抗的纽约消防队员和警察,想到的只是灭火、救人、往上冲…

九一一中的纽约人让我进一步懂得了什幺叫“仁”、何以谓“勇”,我也从此以作纽约人为荣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